“这是什么?” 一直呆立在杨立旁边默然不语的千眼树人,突然间开口说道。独远目光一掠,一位青年管家,国子脸,肚子浑圆,但是双臂暴露有力,笑道“张叔,你来得真好,当真东西太多了,我本来想雇一辆马车的,孤月不让。我就没有办法了,只能是尽量,该拿的拿,劲量拓展身躯所包容包容了。”杨立也好不到哪里去,心中的彷徨,讶异,不解丝毫不比清风来得少。他也有些不敢相信,一般的修者从入门到成为,淬体武修三重天境界,恐怕没有一段时间是不行的。

对了,老管家,你方才说冰雪护心棉能够从阳光之中吸取热量,并能在低温环境之中将热量传递出去,关于这一点,石某倒是可以理解。独远此刻迎风而立,突然有一股感觉,那是一种从来就不知道,在内心深处会深埋这么一种奇怪的感觉直到他拔起那一柄清风宝剑之时,当即微微一笑道“是么?”

  中新网北京2月20日电 (刘亚晶)《媒体融合蓝皮书:中国媒体融合发展报告2019)》2月20日由北京市新闻工作者协会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蓝皮书总结了我国媒体融合发展面临的十大新挑战。

2月20日,北京市新闻工作者协会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媒体融合蓝皮书:中国媒体融合发展报告2019)》。 主办方供图
2月20日,北京市新闻工作者协会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媒体融合蓝皮书:中国媒体融合发展报告2019)》。 主办方供图

  蓝皮书指出,我国媒体融合已由形式融合、内容融合升级至以体制机制融合为主要特征的融合3.0时代,正面临十大新挑战:

  一,爬坡阶段下滑容易攀升难

  回望2012年,传统媒体拐点出现,报纸传播力遇到挑战。当年市场化走得快的,现在下滑得厉害。在媒体市场化高峰时期摊子铺得愈大的,受冲击愈大。

  二,做内容还是建平台各探各的路

  传统媒体“两微一端”,用平台思维做平台的已经有了一些,但比较少,未建自己的平台有很大的限制,缺乏数据,缺乏UGC。

  另一方面,平台与产品的关系是地方媒体融合面临的比较大的问题。超级平台已经占据了优势,新媒体形态被寡头霸占,新闻内容的分发高度依赖于它们,如百度、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等,有人称之为“平台依赖症”。媒体在自己的平台上传播影响力很小,如何后发制人地建设自己的分发平台,把失去的流量拿回来,这不是一个立竿见影的问题。

  三,新旧媒体“两张皮”的问题仍待解决

  虽然那些成功的新媒体项目仿佛总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相比于互联网公司的存活率,媒体行业的情况要好得多。但是,传统媒体做新媒体仍然十分慎重。由于新媒体的经济溢出效应不强,传统媒体做新媒体后的运营问题一直带来困扰,新媒体端的成绩尚难以得到相应的重视。

  如果查找问题的话,由于各种主客观原因,我国媒体内部整合不尽到位,尤其是广播电视行业做得普遍不够,在新媒体作品生产方面的内生性机制没有形成。广播、电视、报刊等宣传单位传统单一的生产格局没有发生根本改变,没有形成新的评价体系下的生产力提升效果。

  现有的新媒体从业人员的基本结构、基本素质还非常薄弱。传统媒体端虽然人才济济,但是领导新媒体的人缺乏新媒体思维,缺乏应对新挑战的经验。谁来指挥调度新媒体?分管领导不一。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两张皮”尚未深入地融合到一起,当前的现状还不足以支撑媒体融合的充分发展。

  四,线性分割组织流程要打通

  当融合进入纵深,体制机制上的壁垒成为“拦路虎”,束缚着新闻生产力的发展。

  一部分媒体单位十分重视技术创新、原创内容打造和资金投入,但是未形成能够适应融媒体生产的成熟采编发流程和体系,仍然沿用原有的层级把关线性传播机制,致使媒体内部信息流动滞慢,难以应对高时效的工作要求,整体生产效率偏低。

  一部分媒体单位在向新型媒体转型过程中未能深入把握融媒体生产规律,在全新领域资源配置不合理,新媒体机构的建立迈不开步子,难以独立发展,自然也无法取得良好的传播效果。

  五,考评力度渐增体系待完善

  媒体融合的根本在内容建设,必须有机制保障。从全行业情况来看,对新媒体考核的力度仍不到位。

  同时,评价体系亦不完善,亟待建立适应新媒体的评价标准和依据。比如,媒体大多以点击量等指标为主进行考评,但这种标准并不准确,存在不合理之处。由于一些严肃的重要新闻内容本身的吸引力低于娱乐新闻、社会新闻和突发事件等内容,因此相对的点击量便会有所偏向。

  在考核考评方面,难以彻底解决考核之中所面临的平衡性和激励性等问题,难以完成报网端三个端口人员在考核标准上的彻底统一。

  六,版权争讼不断侵权不止成为掣肘

  在媒体行业,版权问题是既喜且忧。这里包括两方面,一是媒体侵犯他人权利,二是其他平台、机构侵犯媒体的权利,前者给媒体带来法律方面的困扰,后者损失了媒体应得的利益。

  七,人才流失率高满员率低青黄不接

  传统媒体包括新媒体的人才流动太快,优秀人才队伍建设面临困难。由于员工薪酬有上限,薪酬标准与市场化媒体相比没有竞争力,在薪资方面对于人才吸引力不足,人才流失严重。体制外企业提供高薪,从媒体挖走了本已稀少的人才。

  八,技术短板缚手脚高度依赖第三方

  在新媒体时代的传统媒体本身就有基因上的不足。现在若从传统报业里按照技术角度找想要的人,几乎找不到,更不要说能够支撑一个生态链合成。传统媒体的算法推荐,还不够成熟。这也构成了传统媒体的困惑:以文科为基础还是技术为基础。

  九,底子薄资金缺,投融资渠道瓶颈

  互联网公司主要靠风险投资,看好未来就敢投,它们基本上都是依靠风投快速做到投入和产出,它不在乎它一时的盈利状况。而传统媒体做新媒体不敢错,也错不得。传统媒体做新媒体缺乏容错机制,不符合市场规律,抗风险能力差。

  传统媒体发展的黄金时期已经过去了,现在又处于一种下行的压力,根本没有试错的机会,拿几个亿去拼一下,负担太重。传统媒体不可以与民间资本合作,国有资本不敢投,国资要问:投多少?多少年回报?谁来承担决策的风险?

  十,东中西部一二三线发展不平衡

  从地理空间上看,由于媒体融合发展对于媒体所处的资源环境有一定的基础性要求,而长期以来,各地区之间存在着多方面资源配置上的不平衡,导致各地媒体融合开展过程中步调不一,尤其是省会城市和地级市、县之间,一二线城市与三四线城市之间,平面媒体与广电媒体之间,由于政策、媒体地位、资金链等方面的条件优劣,存在着一定的融合进度差距。

  蓝皮书指出,媒体融合应从制度、技术、经营、服务等多方面布局,优化顶层设计、改善评估标准、引进优秀人才、精准定位用户、拓宽服务范畴、增强技术体验、丰富多元市场,推动融合理念更加深入人心,开启媒体融合发展的新纪元。(完)

四级妖兽在妖修界来说,已经是煌煌大物,要不是杨立身具元火圣体的特殊体质,恐怕这个时候早已化作了皇冠蟒蛇的腹中之物,成为妖兽的粪便早已被排泄出了体外。其实出去逛街,也不是时常,独远沉闷之中,适当地去逛街是非常好了,见此笑道“风,我们出发!”

  演员信息被打包卖 德云社维权

  记者调查发现网上仍有售相关内容 律师称买卖均涉嫌侵权

  2月15日,德云社发布声明称,旗下多位艺人的住址、行程等信息被多次泄露、传播及售卖,严重侵犯了艺人的隐私权,将针对上述侵权行为,委托律师依法维权。

  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声明发布后,仍有人公开出售岳云鹏、张云雷等德云社艺人个人信息,无论是身份证号码还是家庭住址、航班信息,均可提供,只需100元就能获得一名艺人的“打包信息”。律师建议网友理性追星,切勿购买他人个人信息。

  谴责抵制

  旗下艺人隐私被售卖

  德云社发声明维权

  最近两天,德云社维权声明在网上引发大量关注。声明称,一段时间以来,德云社旗下多位艺人的住址、行程等信息多次被泄露、传播及售卖,这些行为已严重妨碍了艺人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并严重侵犯了艺人的隐私权,甚至还会对艺人的人身安全带来潜在的隐患。

  为保护德云社艺人的合法权益,德云社特此发布声明:德云社将委托律师依法维权,迫究盗取、传播、售卖上述信息的相关人员的民事、行政甚至刑事责任;相关艺人也已经启动报警程序,德云社将给予全力支持。

  声明最后,德云社表示希望相关行业有机会接触艺人信息的个别从业人员停止泄露艺人隐私,同时也希望相关网络平台、自媒体停止传播艺人隐私,并呼吁广大观众能够谴责并抵制侵犯艺人隐私的恶劣行为。

  声明发布后,很快转发过万。许多喜爱德云社艺人的粉丝呼吁,希望大家都能理性追星,保护他人个人信息。

  调查发现

  网上100元打包售艺人信息

  2月16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各社交网络上仍有不少打着出售德云社相关艺人信息的账号在活跃。

  据一名自称资深追星人士的卖家介绍,只需50元,粉丝就可获得岳云鹏、张云雷、孟鹤堂等艺人身份证号码。此外,张云雷等艺人住址信息也可以打包购买。“身份证加住址,打包价100元。”

  对于上述信息来源,有网友爆料称可能是其他粉丝或工作人员提供,但卖家坚称:“都是我们自己查的,保真。”至于如何查到的,对方则闭口不谈。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似乎是为了躲避监管,买卖双方联系方式颇为复杂。根据卖家朋友圈信息显示,其出售信息绝不仅限于德云社一众艺人,从演员朱一龙、杨幂,到歌手薛之谦、李荣浩、再到偶像杨超越、黄明昊……许多明星的手机号、酒店入住信息乃至工作行程都在其出售范围内。

  律师解读

  买卖明星信息均涉嫌侵权

  事实上,艺人个人信息遭泄露乃至公开出售早已有之,不少明星都曾就此提出维权,但这一现象始终屡禁不止。

  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的韩骁律师对此表示,不管是出售艺人个人信息的“黄牛”,还是购买此类信息并骚扰艺人的所谓“粉丝”,均涉嫌侵犯艺人的合法权利,严重者还会涉及刑事犯罪。

  韩骁指出,根据《民法总则》规定:“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需要获取他人个人信息的,应当依法取得并确保信息安全,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传输他人个人信息,不得非法买卖、提供或者公开他人个人信息。”

  因此,泄露、买卖旗下艺人个人信息的行为,已构成侵权。按照《刑法》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将被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律师提醒:“理性追星,切勿购买或公开他人个人信息。”

  文/本报记者 孔令晗

石暴目送众人渐渐远去之后,拍了拍正在低头吃草的踢云乌骓马。如此雷霆一击,只能使令太白村的村民更是惊恐,以为是何江之神,因为这次祭祀不周,大发雷霆,更是跪地战战栗栗,直道“神仙啊,饶命啊!”下一刻,姜遇感觉到自己的随眼似乎被什么东西蒙蔽了一眼,如被针刺般疼痛难忍。 (责任编辑:宋腾飞)